在双鸭山挂职锻炼欢送会上的发言
发布时间:2018-04-26 10:28:41 发布人: 信息管理中心      [打印]     [关闭]

复旦大学 袁晶

尊敬的马部长,尊敬的各位领导、各位第一书记:

    上午好!

   我是复旦大学人口学专业的袁晶博士生。首先非常感谢市委组织部给我们这样的机会,让我们充分表达自己,分享38天以来的感想和体会。尽管这是第一次来双鸭山,但在我的心里,至少已经走了三次,分别是圆梦之行、返程之行和重新启程。

   圆梦之行,关于为什么来,能够来到双鸭山是我个人心愿的达成。2014年的时候,我给自己定下了一个小目标,两句话,前一句是“看一看中国”。东北作为中国的地理大区,对我们来说早就不陌生。去年我在国家发改委实习时,特别关注到委里还专门设有振兴司,全名是东北等老工业基地振兴司。但我们知道振兴东北的战略从2004年提出,到现在已经有十多年。这让我在对东北这片土地充满着好奇的同时,也多了一分忧心。所以2016年的最后一天,我在新年期待中写着“想来看看这片老工业基地”。那时的我还不知道,梦想会实现的这么快这样好。

   7月5号,我们第一次踏上这片黑土地。车经过两旁的田野,带给我的是震撼。因为我自小长在丘陵地带,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平这么广阔的田地,地里一片绿油油的、用力生长的苞米和水稻。向远处眺望,一览无遗,地平线与天际仿佛在远处齐平。那时我想,我要把视线放到和这片大地一样平,认真的看、认真的走这片土地。很幸运,我做到了。在市委组织部的精心安排下,我们走遍了四县四区。在我挂职的集贤县福利镇,我走过了16个村屯,走访了近50位镇政府干部、村干部和村民。在集贤县委组织部的帮助下,我在原本的计划之外,又走访了县民政局、社保局、统计局、农业局、扶贫办、公安局等6家单位。

   这一段时间走过的路,我把它叫做“返程”,指的是身体和心灵的回归。一方面,身体的回归,就像回到家乡一样。在调研中,“入场”是最关键的环节,一般来说亲友关系是最为有效的入场路径,所以在家乡开展调研通常是最顺利的。但双鸭山却给了我意外的惊喜。尽管我的挂职时间很短,单位的前辈们从没有因此而有所保留,我深度参与精准扶贫、土地确权、产权制度改革等各项核心工作中。尽管我的每一次访谈都不下1小时,但双鸭山人都非常耐心,真诚的展示给我最真实的情况。最长一次是和老乡一起站在太阳下,晒着聊了4个小时。并且大家还调动自己的社会关系网,支持我帮助我的调研工作。从双鸭山人身上,我看到极大的热情、真诚、包容和胸怀。

   另一方面,心灵的回归,让我更清晰的看到自己最初的动力。38天不算长,但在各方面的支持下,我有机会深入这片土地、了解这片土地。所以在双鸭山的美好之外,我也看到了这片土地的无奈、心酸和困境。好多次的访谈之后,前辈们、老乡们用自己的话语、眼神向我们诉说期待。我想,这些情况决定了在这里要干成一件事情并不是一帆风顺的,冲突、偏见和阻力是不可回避的。但更让我触动的是,在工作、走访和深度交流中,我看到双鸭山的干部们、一线的工作者们用担当、智慧和胸怀去冲破、去化解这一切。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各位前辈,我会用“开拓者”。开拓者是一面保卫大后方的稳定一面摸着石头往前冲,一面做到规则内的最好一面创造更好的规则,一面拷问自己为什么做、做了什么一面摸爬滚打地写答案。所以在看到困难、障碍、阻力的同时,我更加看到了责任、信念和希望。这对我来说是更大的鼓舞。我渴望自己能够沿着前辈们的轨迹前行。我记得朱镕基先生曾经说“ 在我离开时,如果有人说朱镕基还是做了一点事情的,那便要谢天谢地了”。所以,看一看中国之后,我对自己的期许便是做一点事情。

   今天下午我们就要暂时离开双鸭山,但我更愿意把它叫做重新启程,是带着这片土地的情意重新出发。38天不算长,却让我收获了一段共情关系。共情是和这片土地,和这片土地上的人。但38天的时间还不够长,如果能够有这份幸运,我希望申请将双鸭山作为我博士毕业论文的长期调研点,继续用自己的力量关注这片土地,深入这片土地。

   最后,我想诚挚的感谢双鸭山市委组织部,感谢各县区组织部,感谢每一位为我们此次挂职锻炼尽心尽力的领导们、前辈们。我们的每一分收获背后都是你们的投入和付出。未来的日子里,双鸭山会成为我的一部分。我会记住这片土地,记住这片土地上的人。未来无论身在何处,一定尽自己的努力,为双鸭山贡献自己的力量。谢谢。